毫州卷帘价格联盟

8年,亏损近2000万,有机农业还能做吗?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近年来有机这个概念越来越火了,几乎所有的商场都开辟了有机食品专柜,售价是非有机食品的好几倍。在我国从事有机农业的主体众多,有机农业的市场巨大,但有机农业企业鲜有盈利,亏损已经成为行业的普遍现状。成本高、资金紧、销售难,再加上有机农产品市场良莠不齐,让人不禁纳闷,有机农业还有机会吗?


这是一位有机农场主的实践样本:

做了8年有机农业,亏损近2000万。


君晖农场的一个蔬菜大棚里,崔大有随手摘了几个西红柿和我们分吃了起来。他说,这个以色列技术的大棚自动化程度较高,自动卷帘、智能滴灌、温度湿度一键控制等功能一应俱全。


大棚管理工人董玉莲说,大棚里不用化肥和农药,除草都是人工,布设了防虫网。园区的基础环境相当好:园区比县城的海拔要高出70多米,方圆10公里没有污染企业;地下水在150米以下,水质较好;园区土壤在使用前闲置养地两年……可以说,做有机农业的自然条件都具备。


农场成立之初,崔大有便致力于推动高效生态循环农业:养猪等畜牧的粪便经过发酵处理后作为有机肥施用在蔬菜生产上,而园区的200多亩大田种玉米也是休一年种一年,种出的玉米被当作养猪等的饲料。此外,还设置了大型饲料仓库、大型青储池、储存地窖,基本上形成了一个闭环链条。


谈起有机实践,崔大有如数家珍:这里的黑猪,生长周期是两年,喂养的是不用化肥农药种植的玉米做成的饲料;这里的羊,也都是散群喂养天然草;400只鸡一天只产70个鸡蛋,比一般鸡少产2/3……


800多头黑土猪、500多只羊、800多只鸡……农场成立之初就在这里工作的饲料工人刘士英回忆,这是农场最为辉煌的时期。事实上,2011年,崔大有的农场经营迎来了最好的时机。当年的销售额加上政府补贴在600万元以上,农场开始逐步盈利。


然而,好景不长。由于崔大有一开始的销售渠道是机关事业单位、国企、银行等单位的团购和福利,2012年底政策调整后特供市场繁荣不再,君晖农场进入到真正的市场竞争中。


“原来的单位客户纷纷取消了团购蔬菜和肉品,农场年销售额从四五百万元一下子降到了几十万元。”崔大有无奈地表示。生意急转直下,崔大有的现金流开始出现问题。“当时也没办法,没现金了,但还是要维持园区的正常运营,就开始变卖北京的房产。”这几年,崔大有已经先后将北京、上海、济南的多处房产卖掉维持农场,“这些房子要是不卖,这几轮涨价,也能赚个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了。”


空空荡荡的猪圈、破败的鸡舍似乎诉说着这里当年的“辉煌”。崔大有说,园区的种养规模都比以前有大幅度的缩小,现在猪只有30多头,羊200多只,鸡也只有200多只,园区的工人也从近百人下降到20人。

 

我国有机农业四大困境:

成本高、资金紧、销售难、优质难优价。


农业专家表示,我国从事有机农业的主体众多,有机农业的市场巨大,但我国的有机农业企业鲜有盈利,和崔大有的有机实践一样,亏损已经成为行业的普遍现状。



成本高是有机农业实践过程中的首要困境。山东省农业农村专家刘同理表示,有机农业对环境和管理的要求极高,在生产过程中不能使用化肥和农药,这让一些农业企业随时面临着减产乃至绝收的巨大风险。


“从公司成立,每年园区的运营费用就在300万元左右:土地租金190万元,工人工资70万元,设施维护、维修20万元,运营费用20万元,还不算先期征地补偿款的资金成本。”崔大有说,成本确实太高。


崔大有也说,自己最担心的还是生产过程中的病虫害问题。因为蔬果在整个生长过程中不使用农药,容易受到病害的侵袭,实在不行就只能连根拔掉,所以生产风险较高。事实上,养猪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为了保证质量,2012年遇到猪瘟时,100多头猪全部被烧掉并处理。


资金偏紧是有机农业经营主体普遍存在的问题。由于采用承包土地的方式进行生产,没有能够用于抵押贷款的固定资产,对于农业公司的贷款申请,银行一般也难以批复。


事实上,很多有机农产品都面临相似的难题:在大超市销售,需要设立专门的独有柜台,且成本高回款慢,还缺乏定价权;在社区布点,也面临人工、房子租金等高成本;走电商渠道,还面临高额的物流、冷链成本,且一些生鲜品种并不适合。


更让“崔大有们”困惑的问题是有机农产品“优质难优价”。一些业内人士表示,优质优价之所以难以实现,是因为市场上以次充好、鱼龙混杂的所谓有机农产品太多。


“有机蔬菜作假的太多了,一块地注册了一个有机牌子,但卖了100块地的菜,或者直接收了别人的菜当自己的卖。”崔大有说。


未来有机农业机会在哪:

个性化、专业化、品牌化。


采访中,崔大有流露出对国家加强有机行业检测、监管的期待。“是不是所有的有机菜都能达到有机的标准,这个事谁来做?只能是监管部门来做,普通老百姓、企业都无法推动。”



我们了解到,目前大多数有机食品认证机构属于商业化运作,“更有一些不具备认证资质的机构,对根本不符合“有机”标准的食品大开绿灯。


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背景下,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加快提升国内绿色、有机农产品认证的权威性和影响力,将提升绿色食品品牌公信力摆在了更加突出的位置。


农业专家表示,认证机构设置门槛较低、认证行为缺乏监管等原因,导致一些认证机构不专业、不负责。认证审批后,限于人员和精力等原因,证后监督也不到位。专家建议:公开认证企业的信息,接受政府和公众的监督;提高认证企业资质门槛,建立专业化队伍;在认证过程中引入第三方监督。


农业部总畜牧师马爱国曾公开表示,要将绿色食品、有机农产品质量抽检纳入各地例行监测、执法抽查、风险评估监测范围。坚决打击标志侵权、假冒以及不规范用标等现象和行为。据悉,2016年,我国共取消了110个绿色食品产品的标志使用权。


此外,专家还表示,多元化的经营也造成一些有机农业经营主体拖累较多。君晖农场涉及的产业太多,种养结合、生态循环,多元化经营势必较为分散,产业多了就需要专门人才,雇佣劳力生产效率会下降,监管也成问题。专家建议,有机农业还是要走个性化、专业化和品牌化之路。


文章转自3O有机农业、经济参考报

探讨柑橘黄化、葡萄、番茄等种植问题,

请加华垦黑马III微信,拒绝非农业者。

关注平台请按住下方(公众号:nyzs360)


海精灵"先试后买"活动重磅开启!

机会有限,立马参与!

点击“阅读原文”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