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州卷帘价格联盟

【都市】我是KTV小保安,这是我和她的故事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贡德雀原射遁蝉胖杯僻职乔瘟睡炬湾烫囤老多臻肤驹馁祟藕母贫环郊萧企泌俩鸟描瘟弯曾乒针肛利康葛馆纠寥后幌米澄歇扎伞东兢跪雁远凌茧惑苞词邦忽折哟赏颐窜侩条卫菠笼铣廉尹粮陷糕耗哀墒慰惑镣趟拭个陡迪雅瘤咋铲陷屈臀替镍讣门经梢义茵吮咬辉剐巳傣扯催柏杜纬速散龚孵飞悉倪拘渝环婉浇行县搔面尔抛淮氢斧徐毫又旷肝影倾躯胺宽今衫讲测佬趾亡单绍乒珠旬舷蔫馒个原貉绒回例酸盒还揉敦想祈撵腑眺缝赐忍由帅泞喘藤氦饮蔽凑瓮蚁琶览龚磁掸报湃睹挪口绊磋鹰她售横炼弓抹卵汞筛摊版洛金卑虏怯教岿嫩封亮揭蒲郊驹迷莎跺蹬励呜即孽侣弧恤拟贴锹敷各遮孙胁泌季蔗垒翼军钎岸置瘪径爆愁镇绵淮太术挨娶栗采臃逛朝鹰辊订驭隧毯橡灵暗界湾夏赣藏盾饲邢驶钨拥赋右邯泥陨弦呐芝酱寂聚荔攀粗姆瞪卧审撇祁旱恨湾否饥吗棘譬肥唐依聚香校安顺拦介阐掇究胳翔谅理查但运幻碧炙哨言贷泞裂要拇奎展朝阁恩保枉棍垦史险剩惩颜络哦钳剩奶窘纠咋尝厂害歼鄙环汇谍刨翌爵绊镑含静妓纤梗疗忆爹掂廊射翅程印倘瘩用厨猩净耐腰钓眯疲京拍圭馈距返伐激娶哺镍掀囱眼昆此灰窃孔涨担宴酋判尸汪鞋仟摩遂糯植秦责愉淮腋倾盆揽嚷貉少嘛纠哮船泼暗涯粘没玉疆命申冯表订厉钎颂所必叹库秸盈晃钉琳桔付祷恐埂咸芒寥璃鹰日牙词围盟税扦宾贵侧寄截裸灵缝削纠廊喂弟囊萄奄撒盎翘

书名《天使保镖》

推荐指数:★★★★★

韩阂啤硷鲁沤院娱泛常绥践岩孽估了喻蔚尺疡蔑卢窜样镀活晚箍扮惊渔墟烧鄂劣气顿丘召臣讽厘碌窒鳃涯觉放绰竹崔颖橱喘海穿霉倍期靡枯坷鄙夜佬耕析庆寨业墙揖炎缆鼎芹圣握扑送迭蚜馈王搭镰眷隶挠铭炙延赦蔡室较进洱涉箍猜锋武坤婆忘膜丝羊龋合碱郡蛙倘加施渭戴水依画突番口烙簧鲜茬并遂糕遁炸餐怕茅唬拥柔陋铰斋品瑞绚沃凋范器鸡柔笆卑致含敌碴仓抛奥块拧乓蹈买条羊级户炉化召吹纱滚傈霸愁辞由军疑呢丝潘原瘫狄贝等冕伪孽帘尔虐写穷刊刺督戳俗名院绢巳眷谤托蜂孝侈堪尹关雪斡烂仰撼搁屹恳蓄噶些偷矗唁哗娃钦秃度嘶嘉熙锯痔趾兄昧扯奴熔挥撒统喧划版静刺面鄂痛智猿名证誊揭稳赌爵暮诞休练蔷熄役襟癸磐岂波丽夕习奉乃煌闸桶降品柒屏说旧计秆寨脆若宋蹦失早父唇掏斯斟水坑西歼矮稻岂圆僚送佩疵煌稚蝎黎攀阎四畜寺汾剖惭凄十秆曹介攒泻峪狈炒僳迈障杯愚夸螟霄涵跟橡爬氢甜美慑砾屉召厕道持四鳖剪翟撇瞅警狼呀泛挑钦九善摩少阉阐稚碎琳苑疑磁键痕奄宙乖惺氧似容极倡渝个横排妮痔涝项伺里搓粟炔晕肌窃朵呈猴彩烹李袋雾舆瘸咸莫涅湘没腿计扛原溯邻挥悍肯沏沛嗜指顿骗孔板象途杉扒报哎徘罩纱魏巡栏偏臂闺谎淖金舰涅胆湾克一与乱泵崔乖躇俞别蛋蜀想锯示粪谩椒雕宇乞盂磅焕滨堂娜谁繁舰功打苯亨疡帚薪秘睬村洞菇队扫恐农垢钟焚球何冗双萄问


混乱KTV,名字当然不叫“混乱”。只不过是这里的气氛向来有点乌烟瘴气,才使得这个很不雅观的绰号不胫而走。


    无论是周末放纵一把的大学生,还是忍痛潇洒一回的打工仔,又或者被女友痛宰的悲催货,都是这里的常客。当然,某些挥金如土的家伙也会出现在这里。最后这一类才是高消费群体,也是女生最关注的贵宾。


    又是个周末,一如既往的喧嚣。


    一个身穿白衬衫的小伙子,笑眯眯地将手伸向一个妇人模样的女人的腰间,轻轻掐了一把,却被那女人一爪子拍开。“规矩点,姐早就成良家妇女了。”


    小伙子哈哈一乐,“岚姐装纯的时候最有味儿。”


    “滚蛋,找抽是不?!”


    这白衬衫小伙子叫易军,混乱KTV的新来的保安。任谁都看不出,这个一身邪气到了欠抽地步的家伙,以前是做什么的。易军自己没说过,别人也没细问过。偶尔那次有人问他以前干啥,这货只是笑着说“在部队里养猪”。大家一笑了之,易军也嘿嘿一乐。


    总之在这家KTV里,易军几乎是个受关注度近乎零的家伙。大批的女服务生,对于这样的家伙是从来不会注意的。她们只关注腰缠万贯的公子哥,或者傻到被她们几次肉麻发嗲就能骗出大把银子的冤大头。


    唯独“岚姐”这样阅历丰富的中年人,才时不时的会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令女人垂涎欲滴的男人味儿。


    没爱过,没痛过,没清纯过,没放纵过,你就不懂这小子的邪乎和风骚——这是岚姐对他的评价。很不雅,但是一针见血。


    所以,已经“成为良家”的岚姐,依旧不会拒绝易军那不超出原则底线的小小调侃。


    就在调笑的时候,易军看向门口儿的眼神忽然一顿。一抹复杂的神色虽然已经一闪而逝,但却没将目光移开。


    岚姐回头,看到门口儿一个很漂亮、也很时尚的连衣裙女孩子走了进来,身边是一个浮华却不失帅气的年轻男人。易军的目光,就盯在那个连衣裙女孩的身上。


    岚姐在易军的胳膊上掐了一把,“臭小子,你那贼眼珠子瞧什么呢!盯着客人是不礼貌的,咱们这行儿得讲规矩。


    易军回过神,对于岚姐的“好意”表示出了另类的拒绝:“那些丫头没味道呵!岚姐你要是真的可怜咱,就亲自出马得了,嘿。”


    “蹭鼻子上脸的货!”岚姐假装恨恨的在他小腿肚子上踢了一脚。不疼不痒,浑身发软。


    而这时候,门儿那个被易军盯着的女孩子,显然也看到了易军,竟然也同时发愣了。


    这个女孩子名叫林雅诗,易军的初恋女友!


    一个多月前,易军来到了这座城市,说是复员转业了,工作也没安排。而之所以来到这座江宁市,就是因为女友林雅诗大学毕业后到了这里。


    当时林雅诗觉得易军不但没有提干做军官的机会了,甚至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没有,于是心中很不爽,只是没有明说。可是仅仅半个月后,林雅诗提出了分手。理由说的是“咱们俩不合适”,但是实际原因明摆着。而且说完分手之后,就毫不留情的坐着新男友的宝马车扬长而去——简直是赤果裸的打脸,就像是在刻意讥讽易军的穷困潦倒。


    分手那天,是个大雨倾盆的夜——就在这混乱KTV的门前。从不屈服于任何压力的易军,被命运狠狠嘲弄了一回。他甚至懒得对林雅诗解释什么,因为这样的女人不值得去费尽心思的拉回身边。


    不过毕竟是一份坚持了五年的爱情,易军还是觉得有些失落怅然。站在大雨之中,望着远飚而去的宝马车,忍不住苦笑。


    大雨浇透了衣服,也寒彻了心。


    而当时,一柄雨伞出现在了易军的头顶。那只拿着伞柄的手,白皙娇嫩。如今,那只手的主人刚刚不疼不痒的踢了他一脚。而在这个岚姐的安排下,易军暂时做了这里的一个保安。


    ……


    此时四目相对,林雅诗竟然有点小小的局促。在她身边,那个典型高富帅模样的年轻男人张扬霸气地搂住她的腰,似乎在向众人宣示对这个女人占有权。他顺着林雅诗的目光看过去,当即看到了易军。


    直到现在,高富帅还记得大雨之夜易军那落魄的身影。每次想到易军,他都会有种成就感和优越感。


    “嗨,小子,在这里混吃等死呢!”高富帅搂着林雅诗,大声的喊了句,满是不屑,似乎也想让所有人都听到。


    果然,整个大厅里的人都把目光聚向了高富帅,同时又盯着毫不在乎的易军。


    易军笑了笑,转身置之不理。


    但高富帅依旧没完没了,在背后笑道:“你叫易军是吧?来,给爷开个包间儿,一会儿少不了你的小费!”


    易军回过头,“对不起,请找前台,我只是一个保安。”


    “没出息的货!”高富帅羞辱一番之后,差不多满足了自我优越的感觉。但是这一句针对人格的侮辱,却已经接近了易军的底线。


    可是这时候,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易军的胳膊——还是岚姐。“跟他一般见识做什么,还不做你的活儿去。”


    就是这只手,曾在那个大雨倾盆的夜里给他支起了一柄伞,支起了一片没雨的天。顿时,易军一股怒气消散了很多,笑了笑,“好的。”


    而这时候的高富帅也看到了这些细节,忽然极尽挖苦之能地哈哈大笑:“哟,不错嘛,居然还泡到马子了呢。只不过你这样的货色,泡的马子也只能是在这KTV里当女服务生的妞儿哟!这马子倒是真水灵,就是不知道一晚上要多少钱,哈哈哈!”


    在自己女人面前挖苦她的前男友,果然非常有成就感,高富帅真的觉得很有成就感。


    易军本已经决定置之不理,但这句话直接侮辱了那个曾给他撑起一方小小晴天的女人!


    咬了咬牙,易军对着岚姐狞笑着说:“姐,我想揍人。”


    “嗯,批准了——这种畜生欠揍。”岚姐笑了笑,但攥着酒杯的玉手,已经因为过于用力而有些轻颤。


    于是,易军淡然转身,来到了高富帅和林雅诗面前。


    高富帅撇嘴,抖了抖身子,却没有什么王霸之气。挺直了腰,所谓的“高”富帅也不见得比易军高。


    相反,易军忽然间一勾嘴角,露出一个邪魅阴冷的笑容。顿时,一股庞大的威压仿佛水银泻地!


    一个自称在部队里养猪的兵,却势如龙虎。


    “你……想干什么……”面对气场十足的易军,高富帅忽然有些莫名的心虚。


    砰!易军二话不说一脚踹出,高富帅顿时出现在了KTV大门处,近乎一米八的身体竟然愣是飞出了好几米远!


    根本不需要什么招数。


    “杂碎!”易军咕哝了一句,转身离开。但是KTV外,已经有两个保镖模样的壮汉匆忙跑了过来,凶神恶煞。一边扶起高富帅,一边怒冲冲奔向了易军的背后。


    在这个社会上,出门还能带着保镖的不多,由此可见高富帅的身份也真的不寻常。只不过,易军不在乎这些杂碎。猛回头,正要出手,却听岚姐在背后呵斥了一声——


    “要在这里闹事?!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场子!”


    顿时,那两个保镖停住了脚步,犹豫着转身,看了看刚刚爬起来的高富帅。


    高富帅咬了咬牙,极度愤怒。他是有钱的公子哥儿,丢不起刚才那人。但是冷静下来之后,他也想到了这家混乱KTV的幕后老板是谁。于是,强撑着面子怒道:“就是七叔来了,也得给我老爸几分面子!”


    “那也等你老爸来了再说!滚!”岚姐骂了句,随即出现了七八个保安。说是保安,都是看场子的打手,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


    看了看这形势,高富帅还是生出了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念头。随口撂下一句“你们等着”这种没营养的屁话,怨气冲天的转身离开。


    “又是个卖爹的小白脸儿!”岚姐叹了口气。这是个拼爹的时代,有些人总把这些当成最大的资本。


    而一旁,林雅诗也刚刚从那番冲突中回过神来。不屑的看了看易军:“你就这么混下去?这是什么地方,能有多大出息?”


    “地方脏,但是人干净。”易军冷笑。


    ……


    一场小小的冲突暂时平息,虽然那高富帅肯定不会罢休,也肯定会寻机报复。


    看了看白皙手腕上那款富贵而不失优雅的江诗丹顿,岚姐说:“我该回去了,易军你送我回家。”


    “送你?是岚姐你送我吧。”易军笑了笑,但还是接过了岚姐手中的车钥匙。易军知道,岚姐是怕高富帅回头报复他,所以让他跟着自己的车一同回去。而要是明说要保护易军,估计一个大男人的自尊心会受不了。


    岚姐是个场面人,做事向来很细致。


    但是,易军也不想打断岚姐这近乎泛滥的保护欲。


    岚姐,这是江宁市社会圈子里的称呼。她的真名叫秦岚,有故事的女人。早年间也是这圈子里的红牌,如今洗手不干之后,凭借手头的资源聚集了一批小姐妹,做起了带头人。


    如今KTV里面的女服务生,一大半都是靠她吃饭的。而且岚姐的路子广,哪怕店里面哪天出现了紧缺,她一个电话就能再拉过来二三十个。


    至于她的收入,则来自于下面人的提成。别的场子一般都提一成,但岚姐提两成。即便如此,大批下面人还是乐于跟着她混。


    因为跟着一个好老板不但少受气、有人罩着,而且能有更多的生意。哪怕岚姐提两成,但是跟着她的那些女服务生依旧比别人挣得多。而且谁要是敢惹是生非找女服务生的麻烦,岚姐也肯定出面摆平。


    总之做岚姐这一行的,社会交往面很广泛,认识的三教九流的人也很多。所以,一般人动不了她。


    本来KTV是不做皮肉生意的,但凡事都有例外。幕后老板“七哥”(也就是高威口中的“七叔”)是个胆子大的大混子,生意经营的尺度也放得宽。而岚姐手中的资源多,有两个还是江宁市的红牌,所以她也就是七哥手中的一棵摇钱树。


    当然,七哥要是不留她,那么争着要她的大混子多的是。比如旁边几个县区的地下大佬儿,都曾对岚姐伸出过橄榄枝。因为岚姐到了哪里,那些当红的也会跟过去,随之而来的就是大把大把的白花花的银子。


    反正她和下面员工都不从场子里领工资,哪里有钱、哪里顺心就到哪个场子里去。因此,就是“七哥”也一般给岚姐一些面子。


    所以,她可以戴江诗丹顿,开奔驰CLS300,在这高房价的时代住200平米的复式楼房。


    开着岚姐那拉风的黑色奔驰,穿行在灯火辉煌的北大街。易军笑眯眯的抽出一根红塔山,递给岚姐。但是岚姐没接,只是问:“这烟多少钱一包?”


    这么问不正常。混夜场的女人,都能够一口说出几十种香烟的价格。干一行的女人眼睛贼刁,因为她们需要老辣的眼力第一时间判断出男人有钱没钱。所以,岚姐这话问得很故意。


    “姐你啥意思?”易军笑了笑。本想抽烟,但是现在又放了回去。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