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州卷帘价格联盟

农村教会发生的一幕,惊呆了所有基督徒!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想以后还能每天收到福音见证,请点击标题上面的蓝色字:基督之家→再点击:关注。完全是免费订阅,请放心关注。

1,一个美丽的祷告。2.以色列的真相,见证上帝掌管一切。

3,这首歌实在太好听了,一定要听听。

4,是药三分毒,看上帝赐给我们免费的药。

5,耶稣在人间真实的足迹,看客这些你还怀疑吗。






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来到这个世界上,是作一个服务人群而不厌倦的仆人。他来“代替我们的软弱,担当我们的疾病,”(太8:17)以期辅助人类一切的需要。人们的重担──疾病、悲哀、罪孽──他来卸除。他的使命就是使人类完全恢复原来的状况。他来是要将健康、和平、同完美的品格,赐给世人。

  到耶稣跟前来求助的人,各有不同的景况,各人的需要也随之而异;然而凡来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得了帮助而去的。从耶稣那里,有一条医治之能的河,源源不绝地流着;人的身体、思想和灵性,就藉此而成为完全。

  救主的工作是不拘地点,也不受时间限制的。他的仁爱是没有限制的。他那教训和医治人的事业,是有如此大的范围,甚至在巴勒斯坦全地也没有这样大的建筑,可以容下到他面前来的群众。在加利利的青山之旁,在行人来往的大道之上,在海边,在会堂里,在无论什么地方,只要有病人到他跟前,那里就是他的医院。在各城各镇,凡是他所经过的地方,他都按手在痛苦者的身上,医治他们。如遇有心中愿意接受他福音的人,他就将天父的慈爱应许他们,安慰他们。他终日为一般来到他面前的人服务,到晚上还要去看顾那些白天必须为一家生计劳碌的人。耶稣担负了救拔人群的无量重担。他深知人类若不从本质和意志上根本改革,就必如数灭亡。这就是他心灵上的重担,其重量是无人能领略的。从幼年,青年,一直到成年,他总是只身单行的。然而凡来到他面前的,就是身处天庭。他一天天地遭受艰难和试炼,一天天地与罪恶相接触,也一天天地看见罪恶在他所要设法救援的人身上是有多大的势力。只是他并未失败,并未灰心。

  在一切事上,他无不使自己的心意绝对服从自己的使命。他在一切的事上都服从了父亲的旨意,因之就荣耀了自己的一生。在他幼年的时候,他的母亲有一次在拉比(犹太教师)的学校里寻见了他,对他说:“我儿,为什么向我们这样行呢?”他却回答说:“为什么找我呢?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路2:48-49)从这回答,我们就可知道他一生工作的关键了。

  他的生活是一种时刻牺牲的生活。他在这个世界上是无家可归的;不过有几个仁爱的朋友,款待他如过路的旅客而已。他为了我们的缘故来度一种最贫乏的生活,来往于困苦缺乏的人中,尽他的职务,大施服务。他往来于许多曾得他帮助的人中,却没有人认识他,也没有人尊敬他。

  他是时常忍耐,时常欢乐;一般困苦的人都奉他为平康和生命的使者。他明白男女老少个人的缺少,就都召请他们说:“到我这里来。”

  耶稣一生的工作,医病的时候要比传道的时候多。他所行的奇迹,证明了他的话,说,他来不是要毁灭,乃是要拯救。他无论到什么地方去,他的仁慈的消息早已在他未到之先传开了。凡是他所经过的地方,就有一般受他恩慈的人,庆祝自己所得到的康健,并且试用他们所新得到的能力。大队的群众就都围着他们,要从他们的口中听聆主在他们身上所行的作为。许多人初次所听见的声音,就是他的声音;初次所讲的,就是他的名字;初次所看见的就是他的面貌。他们怎会不爱耶稣,颂赞他,荣耀他呢?他走过各城各镇的时候,是象一条巨大有力的河流,向人类撒布生命和福乐。

  “西布伦地,拿弗他利地,就是沿海的路,约但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那坐在黑暗里的百姓,看见了大光,坐在死荫之地的人,有光发现照着他们。”

  救主又趁着每一次医好人的机会,将神圣的真理种在人的心神之中。这原是他作工的本意。他之所以将地上的幸福赐人,是因为他要转移人心的趋向,使之接受他恩惠的福音。

在西安灞桥区长乐坡地铁站西300米,是长乐坡村拆迁后留下的一片废墟。废墟边上矗立着一栋已拆成空壳的楼房,楼房的最高处竖立着一个红色十字架。这不是一座教堂拆迁后的遗迹,而是一个300多人的教会选择在该楼的地下室聚会,已经有4年了。

教会的一排长椅(共有三排)

长乐坡教会现状

笔者于7月中旬走访了西安长乐坡教会。跟随着教会同工,从路平面走过两个斜坡,来到教会门口。在门口右边的墙上写着白色的大字“教会”,并且画了一个指向门口的箭头;箭头方向正对着的墙上又写着“教会”,并且画着一个从门口进入教会方向的箭头;顺着这个箭头,笔者进入了教会。

长乐坡教会的同工陈姊妹给笔者逐一介绍着教会里的各个地方:有值班室、有厨房、有诗班室、乐队器材室、接待室、礼拜堂以及后院。厨房里平常使用液化气罐,大聚会时使用农村用的两口烧柴的大锅,虽然有烟囱并且安装了排风扇,墙壁还是被熏黑了。

大聚会时使用的厨房

因为是地下室,夏天时教会里较凉快,只是下雨时会从敞开的天棚处漏雨;冬天时教会里比较冷,遇到下雪时,进入教会的两段斜坡很滑,这对许多老年信徒来说是一个安全隐患。当被问到冬天这里是否有暖气时,一位老姊妹无奈地说:“哪有暖气啊,我的上帝啊。”

教会平时用的厨房

“再穷,也是我们的家;我们的信徒不嫌家穷。”陈姊妹说,这是许多长乐坡教会信徒的心声。“虽然条件简陋,但这里有家的温暖。”


在长乐坡教会接受信仰并一起走过五年的白云姊妹说,她从来没有嫌弃这个“家”简陋,虽然破但也是自己的“家”。她见证,认识耶稣前,她曾患有严重的抑郁症,整晚睡不着,体重掉了20斤,常常问两个已经出嫁的女儿“妈妈几时能好?”,最严重时走不动路,连水都喝不下。加入教会后,她一直在乐队吹小号,很喜乐。看到妈妈的改变后,两个女儿都认可了妈妈的信仰。如今,50岁的白云姊妹在长乐坡教会服侍。

打扫卫生的老姊妹

周六早上7点,负责打扫卫生的10多个中老年姊妹陆续来到教会,她们每周六早上打扫,为迎接第二天的主日礼拜。她们打扫的很细,负责擦讲台的姊妹也会把麦克风的线擦干净,负责擦椅子的姊妹连长椅的腿都会擦。一位75岁的李阿姨边打扫边唱赞美诗,脸上流露着很大的喜乐:“富足贫穷我都要赞美我的主,健康疾病我都要赞美我的主,顺境逆境我都要赞美我的主……赞美主,歌颂主,每时每刻要想着主……”

打扫卫生的老姊妹

教会里还布置着一些让人感到温馨的场景:墙壁上悬挂着的音响上摆放着开满红色小花的假花,将教会后院一片石瓦地改造成一个菜园,给楼顶上的红色十字架装上了彩灯,夜晚在一片废墟的上空散发着光芒……

因为挨着马路边,教会里的电脑、空调、打印机等设备曾经被盗过,自那以后,教会里一直有弟兄姐妹轮流值班。陈姊妹说,值班时她一般不害怕,但在冬天遇到刮大风,卷帘门和棚顶被吹得呼呼响时,会有一些惧怕。

做生意的李洪昌弟兄在长乐坡教会聚会了近4年,他略带开玩笑的说,在这里聚会的人必须谦卑,因为实在没有可看的外在条件。他在看长乐坡教会近十几年的照片时惊讶的发现,一些同工一直伴随着教会成长。

长乐坡教会里有一群把这里视为家的信徒,最近三四年也有一两百新面孔加入,但简陋的环境还是制约了教会的发展。教会里的一些信徒转到了另外一个教会聚会,一些信徒看到教会这个环境,来过一次就不再来了,而且现在的三四百会众也挤满了礼拜堂。

教会的讲台

长乐坡教会曾先后聘用过3名全职传道人,后来因为各种原因都走了,现在主日礼拜邀请西安市的几位牧者轮流带领,其中陕西圣经学校的校长王红牧师每个月第一个礼拜过来主持圣餐礼。

长乐坡教会的历史

长乐坡教会最早聚会的地方与现在聚会的地方仅有一墙之隔,五十多年间经过三次搬迁,后又回到了老地方。1965年,长乐坡教会在现任负责人贾淑琴会长的公公家开始。信主前,贾会长(教会负责人称呼)的公公因为一次摔伤,按摩的人给她公公和婆婆传了福音,后来公公家的窑洞就成为了聚会点。

教会最早用于聚会的窑洞,现在已经废弃

令人惊奇的是,文革期间各个教会被关闭,长乐坡教会却一直坚持聚会,一些教会被关闭的牧者、信徒来到了这里聚会。贾会长说,当时也有政府人员来到这里查看,当时的教会负责人回应说,我们只是聚会,也没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对方竟然没有追究。窑洞中聚会人数多的时候能达到100多人,屋里、炕上都是人。

窑洞整体照,共有3个屋

贾会长的婆婆是长乐坡教会的第一任会长,她于1988年去世,三年后,她的丈夫也去世了。1991年,长乐坡教会搬到了浐河东岸,租了一块地自己建聚会场所,当时的租金是1000元/年。教会建了10间房,每间房宽9.5米,10间房连起来有30米,信徒最多时达1000多人。

新场地15年的租赁合同结束后,教会于2006年12月3日被迫搬到了毛纺厂的仓库聚会,这个仓库有8间房,共400多平方米,这时教会仍然有七八百的信徒。因为拆迁的原因,7年后这个地方也不能使用了。教会到处寻找聚会的场地,最终实在没有办法请求村长给予帮助,村长给他们介绍了现在聚会的地下室,2013年10月20日,经过两个多月的清扫、整理后,他们搬到了这里。

长乐坡教会渴望有新堂

教会同工陈姊妹告诉我们,一些信徒每次听到别的教会献堂了,就露出盼望的神情。去年,一些同工相中了一个1000平方的商铺,每平方8000元,算下来共需要800万元。今年71岁的贾会长没有同意这个方案,她说一方面地方不够大,更重要的是这个费用太离谱了。

当地统战部、宗教局、消防部门都曾到长乐坡教会视察过,他们认为这个地下室教会存在安全隐患,但也未能给出解决办法。这个地下室是免费使用,几年来教会积攒了一部分资金,但离建堂或者买聚会场所差之甚远。贾会长的一个期盼放在了村长曾经的承诺上:等教会附近的一个坟地迁走后,那块地可以给教会使用。

长乐坡教会周围是四年前拆迁留下的一片废墟,开发商在这四年里没有开工建造。最近一周,开始有人继续拆除以前拆迁未尽的工作,时而有一些灰尘落入教会。教会目前有一些焦急,如果开发商要开工建造,他们就必须离开,但他们还不知道要往哪里去。让我们一起为长乐坡的弟兄姊妹代祷,求主带领。支持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