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州卷帘价格联盟

以案释法|一场从夏天谈到冬天的 “马拉松”调解战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每期一案例

让大家从中学会依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公正,体现在调解细节中。

调解员要在法律的原则和

和谐稳定发展精神的指引下,

运用法律的力量和调解的温度实现公平正义。


案例回顾



一场从夏天谈到冬天的

“马拉松”调解战

2017年8月29日下午16时许,李某在大麦屿街道鲜迭社区A银行装修现场进行施工,期间意外触电,被人发现后当即送至当地卫生院进行抢救,后再由120急救车送到玉环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虽医护人员全力抢救,但最终不幸于当天晚上19时许抢救无效死亡。李某家属得知噩耗,悲痛万分,认为造成这样的结果与A银行和B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脱不了干系,要求A银行与B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承担赔偿责任,并将此诉求提请大麦屿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



意见分歧大,谈判陷僵局

调委会了解到:李某并无承包资质,是挂靠在B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名下,与A银行签订装修合同的。

在调取查看出事现场监控后,李某家属方认为李某并非正常施工引发的触电死亡。分析认为是因为A银行发现广告灯故障,随口叫李某帮忙去处理接电,才导致李某意外触电死亡。所以这种意外死亡和施工合同关系不大,主要是银行这方面的责任。同时,家属方认同李某是意外死亡,不是此次合同承包内容的项目导致的死亡。

而B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认为,死者触电死亡的电源并不在工程承包的范围,合同里承包的工程中电的部分就是嵌入式格栅灯、安全出口灯、单相暗插座安装以及扳式暗开关安装。所以B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认为死者死亡的直接原因是死者做了工程外的业务才导致意外。同时,B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提出自己还要接受安监局的巨额罚款,因此次事故还要进行停业整顿,情况严重甚至还要追究刑事责任。希望李某家属能考虑到己方的难处。

而A银行则表示,银行和施工方应该作为一个整体来处理这个问题,而不能分割开来负担。在金额确定的情况下,如何进行分配和安排,当地安监部门、政府会有一个裁定。至于出事故的原因,整个工程里面涉及的与电有关的ATM机、卷帘门的电动机、广告灯箱等,都需要接电,而不是根据金额大小来确定关联度来决定赔偿的分配。银行方认同由安监部门进行裁定,而不是三方自己说了算。

调解员听取三方观点后表示:安监局介入,一是对事故原因的界定。二是事故的负责人的责任认定。三是企业的整改落实、排查隐患,要避免再次发生悲剧。针对这起意外触电死亡事件,目前还是以调解为主,调解不成功,再走司法途径。事实大家都明确,关于工程方的接电义务,我们可以再探讨看看。目前主要还是赔偿金额以及具体分配比例的问题。然后调解员向三方介绍了人身损害赔偿的计算方法以及参考金额。

经过调解员的一番分析后,家属方要求赔偿金额为80万元,B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态度是自己赔偿30万,A银行赔偿50万。而A银行表示该方案与预想出入较大,难以接受。谈判因此陷入僵局。


法理并用化纠纷


在两个月时间内,调委会多次与三方进行沟通,在僵持不下的情况下谈“人情味”,并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2017年11月,该起触电责任事故调查报告出具后,调解员第一时间分别联系三方,收集最新的调解意向。调解员告知家属方该意外事件中死者因为安全意识单薄,在电源未切开的情况下带电操作,操作时未佩戴必要的绝缘防护用品,导致触电身亡,负有直接责任,所以家属方也要理性索赔。

在做了一定思想工作后,家属方对赔偿总额有了较大退步,调解员马上以此为契机,以家属方摆出的最大诚意给予银行方“软性”压力,组织家属方与银行进行再次调解,最终于2018年2月1日达成协议。调委会乘热打铁,于2018年2月6日组织家属方与B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进行调解,并成功达成协议。

这场从夏天谈到冬天的马拉松谈判,也是大麦屿人民调解委员会有史以来历时最久的一次调解,终于赶在2018年春节前划上句号,也让我们工作人员体会到坚持二字的可贵,坚持做思想工作、各个击破,终有春风化雨的一天。

案例分析

       在历次调解案例中,最棘手的案子都是涉及到三方的人身损害赔偿调解案例。一旦涉及到三方,就会有责任比例分担问题,而目前法律上的鉴定责任意见,都是有或无、一般或重大,没有具体到百分之几的一个明确责任比率。所以具体到每个案件,不能一刀切,要充分考虑到赔付的执行难度,结合具体案发情况、当事方的偿还能力等,所以受害方也应理性索赔。




举报 | 1楼 回复